高职生实习」成色」几何

  • 作者 宣传部
  • 发布2013年06月25日
  • 浏览 1,247 次
  • 分享

关联阅读

推荐阅读

暑期将至,实习成了大学生的热门话题,其中,高职生的实习跃入公众视野。

在很多实行“2+1”的高职院校中,学生在读完前两年的课程后,第三年将参与实习的锻炼。随着史上最难就业季的到来,面对普通高校动辄百万毕业生的冲击,职校生如何应对就业压力?作为职校生走向社会第一堂课的实习又是否能给职校生带来真正的就业技能的积累?

实习阶段是校方、企业、学生三方博弈的过程。学生如何更好地利用实习期来磨练自身的技能调整就业心态?用人单位又该如何在接收实习生的同时又不做“亏本的买卖”?学校在学生实习过程中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种种问题都在考验着职校生实习的“成色”。

学历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张雨(化名)是辽宁一所高职院校的学生,现在是一家大型韩式烤肉城的员工。学文秘专业的她已经在学校的校企合作企业中实习了近一年。

去年6月,张雨和十几个同学跟着老师来到烤肉城实习。烤肉城是韩资企业,经理、厨师及管理人员都是韩国人,学生可以在工作中锻炼口语。除了每月900元的工资外,企业没有为他们缴纳任何社会保险金。

开始的时候张雨每天的工作还算轻巧,但随着烤肉城的各种活动的开展,工作量也开始翻番,加班是常事,3个月她瘦了10多斤。忙碌的夏季过后,她开始在各个岗位上轮班。从前台的接待,后厨的传菜,餐厅的保洁,再到活动礼仪人员。张雨笑称自己以后不愁找工作,因为各种工作经验一次实习都锻炼到了。

一年后,在实习期快要结束的时候,张雨发现,其实并非自己面试表现不够优秀,才没有获得秘书助理的实习岗位,而是人家根本就没有把像自己这样高职院校出来的学生看在眼里,最廉价的一次性劳动力往往就是高职院校的实习学生。

去年12月,沈阳某高职院校会计专业学生王睿(化名)进入了一家汽车用品销售公司实习。

上班第一天王睿被人力资源经理分配到销售部门,做一名公司最普通的理货员。公司说是从基层做起,有经验后再进入会计部门工作,直接空降到核心职能部门在公司没有先例。

工作中,平时理货时整理库房货品是让王睿最头疼的事情,一个个一米见方的箱子摞在库房里,要整理清点,箱子大不说还分量不轻,每次清点库房时,她都需要男同事帮忙。

年末公司年会,在学校曾经是主持人的王睿毛遂自荐,成为这次公司年会的主持人。她优异的表现以及在平时工作中诚恳认真的工作态度,引起人力资源部经理的重视,年会后她被调入公司财务部门。王睿一直想找个机会转正,毕竟专业是会计。但公司对于王睿的去留,态度依旧不明朗。王睿发现,虽然专科的学生动手能力并不差,但是学历始终不被认可,公司财务部门工作人员多是本科学历。

王睿决定参加自考本科,在实习期间白天上班晚上充电。

辽宁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就业指导中心办公室仲老师说,王睿的遭遇并不鲜见。对于高职院校的学生来说,学历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是一个“硬疙瘩”和“硬伤”。正是因为学历受到用人单位的重视,各种五花八门的“镀金”考试、升本考试、自学考试才应运而生,部分高职院校的学生也选择“镀金”,但这些“硬件”未必被用人单位认可。

高职生实习是体验式而非发展式

沈阳某高职院校市场营销专业的30余名实习生集体做了一家大型超市的收银员,刘硕(化名)就是其中之一。

谈及实习的经历,刘硕心惊胆战:“常常收错了数目或者是收到假币,在晚上结算的时候都要自己掏钱补,还经常被顾客埋怨动作太慢。”

每天都有同学自己出钱补账,这还是对实习生的“格外开恩”,若是正式员工高频率出错早就被开除了。刘硕实习时的工资是每个小时5元,但他认为如果留超市当收银员那将意味着自己3年的市场营销专业课等于白学,还不如不念职校直接就业呢。

刘硕说,部分高职院校给学生找的实习单位,就是为了完成当初学生报考时学校给出的包实习包分配的承诺。这样的承诺曾是家长的“定心丸”。学校的招生简介上会用大红字写着学校的就业率是多少,实习分配率是100%等信息。为了盲目完成招生承诺,给学生找实习企业的学校并不少。

事实上,在职校生实习的过程中,延时加班、经劳务中介组织进入企业等,学生的自身权益并不能得到有效保障。有的学非所用,无法发挥专长,导致学生的实习劲头不足。用人单位有时也会出于自身利益考虑,对于接收实习的职校生缺乏培养体制。因此,有些职校学生笑谈自己的实习更多的是“体验式”,而非“发展式”。

国家教育部在2009年2月20日发出《教育部关于加快高等职业教育改革 促进高等职业院校毕业生就业的通知(教高[2009]3号)》,要求“高职院校要切实落实高职学生学习期间顶岗实习半年的要求,与合作企业一起加强针对岗位任职需要的技能培训,大力提升毕业生的技能操作水平,提高就业能力。”

然而,辽宁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工商管理系老师张钊分析,高职院校学生实习需具有针对性,千篇一律的实习只会让学生认为实习就是学校走过场。部分学校借校企联合办学提升知名度的做法最终只会伤及自身品牌。学校既然承诺了分配就应负责任地联系实习单位,否则缺乏含金量的实习会耽误学生的就业。

张钊认为,职校生的实习是非常重要的教学环节,学校和实习单位应该共同来完成这个教学任务和对于学生的培养目标,学校应该制定一套完整的培养方案,要有相对固定的实习单位,并指派有责任心、有实践能力的老师在学生实习期间进行指导,同时要有一套考核监督机制。教育主管部门要加强引导、检查和监督的力度,以保证实习质量,学生也应当勇于维护自身的权益。